关注定西首例网络盗窃大案

本报讯(记者宋维国柴用君)11月3日,利用娴熟的技术破译主机密码,窃取定西市临洮县太石镇邮政储蓄代办点巨额储蓄存款的罪犯———会宁县邮政局职工张少强在定西市临洮县人民法院受审。

法庭上,控辩双方围绕检察机关指控的“盗窃罪”名是否成立、临洮县太石镇邮政储蓄代办点是否是合法的“金融机构”以及张少强作案的主要动机展开了激烈的辩论。经过3个多小时的法庭审理,合议庭最后认定,张少强犯盗窃罪罪名成立,法庭当庭宣判,判处张少强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万元。案件回放黑客窃财38万

审理查明,被告人张少强从2003年5月以来,利用计算机非法登录临洮、榆中、永登及兰州市区等地的多个邮政储蓄所微机网络,并秘密窃取上述储蓄网点的相关密码;同年8至9月份,先后使用名为“王玉宁”、“马玉龙”的伪造身份证,在兰州市邮政局土门墩、白银路、东岗西路、嘉峪关西路、商学院、渭源路、新桥、金港城8个储蓄所开立账户;10月5日,张少强用其本人办公室的微机登录到临洮县邮政局太石镇储蓄代办点微机网络,从该所给“王玉宁”、“马玉龙”的8个账户上虚拟存款11笔,合计金额83.5万元;10月6日,张少强在兰州市邮政局嘉峪关西路、东岗西路、拱星墩、商学院、新桥、金港城、土门墩、西固福利路8家邮政储蓄所填写36.1万元取款凭单,其中提取现金5.51万元,以“王喜成”、“马万山”名义转存30.58万元;10月11日,张少强又从西安建设银行一自动取款机提取现金1.8万元。

检察机关认为,张少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非法登录金融机构计算机网络,虚拟存款,秘密窃取金融机构资金37.81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4条1项之规定,构成盗窃罪。但案发后,张少强认罪态度好,且未给国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辩论停战

焦点一代办点是否金融机构庭审辩论的第一个焦点是太石镇邮政储蓄代办点是否是国家承认的金融机构。

控方认为,该代办点为临洮县邮政储蓄所下属机构,临洮县邮政储蓄所是有关部门批准的金融机构,所以该代办点具备金融机构的资格。而辩方认为太石代办点没有办理金融许可证,不能算金融机构,银监会定西监管分局的文件也证明,该代办点不包括在定西市的24个邮政储蓄机构当中,属无证网点予以清理规范的范围。辩方的证据未被法庭采纳。

焦点二是盗窃还是金融诈骗当天的庭审中控辩双方辩论的另一个引人注目的焦点是,张少强的行为到底构成“盗窃罪”还是“金融票证诈骗罪”。

控方认为,被告人张少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非法登录金融机构计算机网络,虚拟存款,秘密窃取金融机构资金37.81万元,数额特别巨大,案发后,张少强虽然认罪态度好,且未给国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但其行为依然是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4条1项之规定,构成盗窃罪。辩方认为,张少强是邮政系统工作人员,由于受单位下达的巨大揽储任务的影响,利用职务之便,伪造虚拟电子票据,伪造他人身份证件,在本系统储蓄网络中秘密登录,虚填虚拟资金,窃取财务;同时,张少强将窃取的资金都存入了会宁县邮政储蓄网点,以代替自己的揽储任务,并没有据为己有,并且在提取了少部分资金后,将所有存折和取款卡销毁,这都证明,他的行为并不构成盗窃,而是金融票据诈骗。法庭最后认定,辩方的这些观点不能成立。

据张少强供述,其作案动机,一是为了完成单位下达的揽储任务,二是自己在工作期间无意中发现邮政储蓄网络中部分地方的主机密码、路由器密码、支局长密码、班组长密码都使用的是原始密码,他曾经将此问题多次向上级单位汇报过,但没能引起重视。他是为了证明自己“有计算机专业强项技术”才这样做的。

控方认为,张少强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其动机自然是盗窃。辩方认为,张少强的动机是为了完成揽储任务和证明自己的技术能力,而网络管理的漏洞正好给他制造了“顺手牵羊”的机会。

庭审当天,张少强的父亲、岳母、妻子和一位哥哥参加了旁听。在休庭期间,在家属的申请下,法庭特许张少强和亲人们在候审室见了面。

在庭审期间,张少强的父亲一直双手紧握,目光呆滞地坐在那里。在特许会面时,他没有和儿子见面。虽然他表面显得坚强,但常看到他转过身后老泪纵横。管理漏洞不可忽视

部分旁听者告诉记者,通过本案确实给人们带来了很大的教训,特别是管理部门存在的管理方面的漏洞给个别人造成了作案机会应该引起全社会的高度重视。该案也反映出,对技术人才使用方面的不合理性应该引起人们重视的同时,上级单位对下级的合理建议置之不理或者处置不当的问题不应该再被社会忽视了,应该及时进行分析和解决,以避免不该发生的案件再次发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